丹诚一片枫霞色 盛业关情无倦时
发布时间:2019-07-09作者:张喜安来源:民建沈阳市委

光阴似箭,一晃姜建槐老人离开我们已近十年了。可他的音容笑貌却一直铭刻在我的心中,每当忆起他来,顿生一种亲切温馨之感。姜老是沈阳市铁西区一至八届政协常务委员,曾担任沈阳市工商联执委,民建铁西区委副主委,沈阳市下杂公司副总经理,铁西区下杂公司经理。姜老又是一位组织交叉的中共党员、民建会员、工商联委员。

我初识姜老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加入民建组织之后。那时他还是区政协常务委员,并兼民建铁西区副主委。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身材修长,举止凝重,面容清癯,目光真诚而和善,说话声调不高,且山东胶东地方口音浓厚,语气平和,舒缓而时有顿挫。他经常的穿着是蓝、灰、黑三色中山装而大都褪了色。 在民建组织活动中,他经常发言、讲话,他的思想政治水平、政策水平高,有大局观念,实事求是而认真不苟。

与姜老有更多的接触开始于我兼任民建铁西区委秘书长之后。我常常为区民建起草工作报告、总结、参政议政方面的意见、建议、大会发言等等。这样也与姜老增近了个人之间的关系,他主动在言传身教方面给我以影响。九十年代后我调入区工商联工作,任铁西区民建和工商联两会秘书长(上个世纪民建与工商联合署办公)。当时姜老退休前所在单位因产业结构调整,加之后任者经营不善,姜老常常开不出退休工资来,他的子女们也先后下岗。区民建、工商联两会领导对他的困境十分关心关照他到两会机关做些收发工作。这样我与姜老朝夕相,向他学习、请教的机会更多了。常常在中午休息时间或工作有余暇之时,我就去收发室与他聊一阵子。

姜老向我讲了许多省、市、区民建工商联的重要历史和人物事迹。比如沈阳市乃至东北地区民建组织的奠基人、红色特工、中共秘密党员阎宝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秘密入党的著名银行家、解放后任辽宁省副省长的巩天民;担任过省政协副主席、沈阳市副市长、省市民建与工商联两会老领导、周总理的中学同学、张学良将军的心腹密友卢广绩;省政协副主席、工商联副主席、沈阳实业电机厂的创建人马品芳;沈阳市人大副主任,原沈阳德克仪器厂创建人为我国航天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张全;原沈阳市政协副主席、沈阳卷烟厂前身太阳烟草公司董事长、抗美援朝时个人捐献一架战斗机的陈子和……。姜老还讲了沈阳市、铁西区民建、工商联在沈阳解放后积极发展生产恢复经济、抗美援朝、完成对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中做出的贡献以及改革开放后民建工商联会员“老牛明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坚定不移跟党走,尽心力为四化"的事迹。这些历史、人物和事迹让我有醍醐灌顶之感。

他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是我为两会写的文章、材料,也包括我个人任区政协委员期间的提案和任人大代表后的意见建议等等,交稿前都请姜老看一遍,提点看法、建议,帮助把关。有时我把材料给他看,有时我念给他听。姜老常常是看完或听完之后,沉思一会儿,然后以他那舒缓而时有顿挫的语气,慢条斯理地讲出他的意见来。他的意见不狭隘、不偏激、不保守也不急功近利,往往鞭辟入里。我为区各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撰写大会发言期间,也时常到姜老那里请教,交流意见。记得有一次发言稿涉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问题,姜老说:“腐败直接动摇党的执政之基”。他建议我不把这句话写进发言稿中,但是要有这个认识。这句话今天看来很寻常,可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显得难能可贵了。

作为一个曾连任八届常委的政协委员,姜老始终关心着国家大事,关心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进步。他退休后,担任了铁西民建原工商业者支部(又称老会员支部)主任。支部每月都有一次日期相对固定的活动,活动地点就设在两会机关会议室,姜老都是在活动前几日和会员们沟通好活动的内容,活动中大家讲大事,议大事,常常提出有卓见的参政议政建议。为向老前辈们学习,同时也为收集他们的宝贵意见、建议,我总是事先整好自己的工作,参加他们的活动。我为他们准备了茶点、水果,为他们发言作记录,帮助他们整理建议材料。对此姜老总是少不了感谢的话语。而这在于我却是一个难得的受益与提高的机会。这里顺便提一下,老会员支部的活动还是区民建与工商联的亮丽风景,老前辈们积极性很高常常是风雨不误,冬天下大雪,坐不上车,他们走着过来,民建市委原副主委林强曾任铁西政协副主席,铁西政协副主席(原区民建主委)赵绍远携同夫人(同为民建会员)双双参加会议。

姜老有着诚挚的心胸和刚正的品格,政治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对于个别部门领导干部所讲的违背原则的话和有损于社会公众行为的事,自觉予以抵制。当年国家经济产业结构调整期间,一些企业纷纷转制,社会上出现“一元钱起价”、“零字买断”,狂抛国有和集体企业的现象。对此姜老忧心忡忡,他说 :“国有、集体企业廉价注入少数人腰包,这不是改革,是倒退,是对经济基础的动摇,是对公众利益的侵占”。他的话给我留下了极深印象。

2002年初,我在区委机关浴池遇到了原区政协副主席、区委统战部长梁怀信同志,梁老向我问起几位民建、工商联老同志的情况,尤其关姜老的健康与家庭情况,他说:“这位老同志真诚厚道,正派且原则性强,值得我们学习。”

2003年前后,姜老的生活得到一定改善,他主动辞去了两会收发工作。2005年他突发心脏病,住进省人民医院抢救治疗。在他病情稳定后,我随同时任铁西区政协副主席、区工商联会长的金文同志和时任区民建主委的吕效文同志去医院看望。老人十分感动,眼含泪花,一再感谢,还愧疚因自己的病打扰了大家正常工作。在场的护士告诉我:姜老病情好转后不久就坚持阅读报纸和学习有关材料,还和医护人员交流学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体会。我的心底油然生起感动:姜老就是这样不知倦怠,孜孜以求。

姜老的故事难以一时道尽,谨以一首小诗表达对他的怀念并为本文作结:

岁月沧桑喟渺茫,

犹存往事感贤良。

曾临霁月真情朗,

尚记先生话语长。

意志丹诚如炽火,

品行耿介溢阳刚。

姜翁已殁心还在,

前路勤鞭励奋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