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朱家餐桌上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1-24作者:来源:民建沈阳市委

 

5月1日弟弟邀请我们姐弟4家和老爸齐聚千锦汇花园酒店,祖孙四代二十口人落座在鲜花簇拥的绿荫丛中。孩子们互相交流着职场上的风风雨雨;孙儿们唱着、跳着、争着抢着表演各自的拿手节目,轮着翻地给爷爷(姥爷)敬酒讨赏;我们姐弟则天南地北的聊着家常;92岁高龄老爸红光满面,一脸的笑容透着满满的幸福感。看到姐姐和弟弟,憨厚淳朴的脸上,因着对生活的满足而挂着幸福的微笑,我的心中涌起阵阵波澜,那些深藏在心底里的往事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50多年前的事了,那年我七岁,弟弟五岁,爸爸妈妈上班,姐姐上学了,家里只有奶奶照顾我和弟弟(那时弟弟还没出生)。我们围坐在饭桌前等着吃饭,那天的早饭,是用玉米面掺着野菜做成的窝窝头,一碗稀得近乎于白开水的玉米面糊涂粥,一块小咸菜,这就是最好的早饭了。一上桌,我就盯着盘子里的三个窝窝头,左看看右看看,比较着看看哪个会大一点,我瞄准了那个稍微大一点儿的就来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来啃上一口,只听“嗷”的一声,弟弟嚎叫着扑向我跟我争抢着,我顺势把被咬了一口的窝窝头递给他。弟弟不依不饶又是一阵哭闹。“啪”的一声,奶奶的巴掌重重地打在我的头上,吼道“你呀,一点没有姐姐样儿”,顿时,我们姐弟俩的哭声震荡了整个走廊。

慢慢地我发现了一个秘密,窝窝头不能只看它的大小,要翻过来比一比,看谁下面的眼儿小,肉厚一点儿。后来我还学会了,挑哪个菜少一点,玉米面儿多一点,盛粥的时候要把饭勺沉底,才能捞到多一点的饭粒,每每我占了点小便宜,就装得很有姐姐样儿,弟弟不哭了,奶奶也不再打我了。我凭着自己的小聪明,每天都为能多吃到一口饭而偷偷的高兴。

那时我家的晚饭,经常是一锅稀了咣叽的面条汤,这是一家六口人的晚餐。面条儿是用白面和玉米面混合起来做成的,切成两寸来长的短面条,菜多面少,稀的多干的少。开始吃饭了,妈妈会给我们每个人盛上满满的一碗,后,妈妈会分别给我们每人添上一勺半勺的。那时候的肚子总是空空的,一碗面条汤下肚更勾起饥肠辘辘,我对妈妈大声的说,“给我来点干呀”,而轮到姐姐(比我大三岁)的时候,她悄不声地说,“不要啦,我吃饱了……”,妈妈伸出手摸着姐的头说,“小静,真是个好孩子”。我抬头看着妈妈,她的眼圈也红红的,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啥时候能让孩子们能吃上一顿饱饭啊”?

妈妈离开我们已经28年了,现在满桌丰盛的菜肴有些恐怕是妈妈一辈子都没有见到过的。今天我要告诉妈妈,您老人家盼着我们能吃上一顿饱饭的夙愿早就实现了,只要一个订餐电话,半个小时热气腾腾、营养丰富的各色配餐就送到家了,您再也不用担心我们不会做饭而挨饿了,隔三差五地各种由头的酒店聚会已成为生活的常态。如今走进菜市场,南北交融的各色蔬菜琳琅满目、鲜嫩欲滴;猪肉牛肉羊肉分体出售;鲤鱼、鲈鱼、金枪鱼、竹节虾在鱼池里游动;来自台湾地区、东南亚各国的水果赤橙黄绿摆满了柜台。人们谈笑风生,彼此交流着各自的拿手厨艺,吃得营养、吃得健康,已经成为人们追求的首要目标。现在足不出户,冰箱里各色各样的食物就足以准备一桌丰盛的菜肴。那些曾经绞尽脑汁省着花的布票、粮票、肉票,现在都成了珍贵的记忆和收藏品。

妈妈,您知道吗?省吃俭用一辈子的老爸有了自己的钢琴,还经常邀请朋友到家里听他的钢琴演奏,有时居然还会请他们吃点便饭,老爸每天开着他的电动代步车在各个公园里游玩。昨天在他92岁庆生酒会上给了我们一个惊喜,老爸花了四万多元钱,给我们姐俩和两个弟媳妇每人买了一条纯金项链,这让我们既惊奇又感动。那个过去因为我们晚上看书点灯费电而大发脾气的老爸怎么会变得如此慷慨呢?是逐步提高的社会保障让老爸没有了后顾之忧,是丰厚的物质基础带来了思维观念的转变,时代变了“抠门老爸”也变了。

我还要告诉妈妈,您期盼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早已成为过去,我们都住上了一百多平米的楼房,老弟还拥有了洋房别墅,每家一部的固定电话大都取消了,现在我们每人一部手机,随时随地与外界联系,电脑、微信视频让远在天边的亲人犹如近在眼前。现在我们姐弟每家一辆汽车,每逢节假日孩子们都会相约出游,开春踏青、夏季赏花、秋观收获、冬去海南,坐高铁、乘飞机我们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名山大川。从年初又和姐妹们同去法国意大利、德国、西班牙、威尼斯、摩纳哥等国,参观雨果的故乡,但丁的出生地,走进巴黎圣母院……我们身临其境地感受欧洲文艺复兴赋予的强大的生命力。现在我们姐弟又在筹划着北欧之行,要去莫斯科追寻“十月革命”的足迹……。

‌当我们一家人再次聚会在餐桌上,我再一次深切地感受到改革开放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那些想都不敢想,梦也梦不到的生活我们都真真切切地享受到了,那些每天为多吃一口饭而绞尽脑汁的往事都成为了今天笑中带泪的故事。

老朱家餐桌上的故事也只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小小的缩影,我们发自心底的感谢改革开放的好政策,衷心的祝福祖国繁荣昌盛更加富强。老爸时常对我们说,“我老朱头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呦,让我赶上了这么好的时代,你们都要好好干,要永远跟着共产党走,咱们的好日子还在后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