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中的宗教之维
发布时间:2015-08-31作者:来源:民进沈阳市委

“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这一战略构想是由习近平总书记于2013年提出的,旨在倡议中国与沿线国家合作发展。具体的实施路径是,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的双多边协议,借助既有的区域经济合作平台,在坚持平等、互惠和互利原则的基础上,主动地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按照这一构想,“一带一路”将中国与整个亚洲、北美洲、大洋洲、欧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相联接,这已得到很多国家的积极回应。中国倡议并顺利成立的亚投行就是最好的明证。“一带一路”构想的初衷,就是要在多边合作中,大力发展中国经济,使国力与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相称,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与大国相称。在推进这一宏伟战略的进程中,除政治、经济、技术、法律、外交等因素外,我们还应当充分考虑和认识宗教在实现“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中的重要性。原因主要基于以下几个方面:

1.“一带一路”的宗教多元化的现实 。从“一带一路”战略线路图看,北线的北美、东亚、俄罗斯和欧洲主要分布着基督教、东正教和天主教;中线的阿富汗及东欧国家以伊斯兰教和天主教为主;南线途径东南亚、南亚、北非和南欧,这些地区的宗教主要有佛教、印度教、伊斯兰教、天主教等;中心线的中亚和欧洲集中的是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等。这些都是世界上的主要宗教,且每种宗教的内部还分为各种宗派,呈现出宗教多元化的表现。其中的伊斯兰教和佛教国家,他们实行政教合一的体制,宗教不仅仅是信仰问题,而是深刻地影响政治、经济、法律和文化,宗教完全处于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核心地位。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绕不过宗教因素,和这些国家的政府、企业及宗教信徒打交道,必须充分了解和认识这些宗教社会。

2.迥然有别的政教关系传统。我国自建党以来,一直秉持无神论思想,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宗教观。在我国,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占多数。尽管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也采取政教分离原则。实际上,在政教关系上,政教分离并不彻底,教不干涉政,但政干涉教。这种宗教现状和政教关系客观上决定了宗教在我国社会生活中缺乏自主性,宗教的社会作用和功能并不明显,处于社会的边缘化地位。这与“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政教合一的政教关系不同,致使我方在处理涉及宗教事务的经济问题时,在理念、方式方法上都会与他国存在分歧,甚至引发矛盾,成为可能致使合同无法落实,工程搁置的原因之一。

3、宗教在社会的政治经济生活中的地位不同。依照各个国家的社会历史文化传统,“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具有深厚的宗教习俗和传统,宗教对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影响很深。基于我国的政教关系传统,总体上,宗教对我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影响不大,也就是说,宗教教义、仪式与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甚至个人的家庭生活等几乎不发生关系,宗教教义对人的行为影响很小。另一方面,一段时间以来,我国宗教领域的很多乱象多与宗教被误用有关。“宗教搭台,经济唱戏”是错用了宗教的社会功能,宗教承担道德教化、公益慈善、文化交流、社会和谐等功能被淡化了,宗教的正能量尚未得到充分的发挥。

上述三个方面的原因,反映出在看待宗教上我国与他国可能存在的不同。为减少或者避免因宗教而产生的不必要的分歧,求同存异,顾全大局,顺利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建议如下:

1、高度重视“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宗教因素。“一带一路”战略是本着互惠互利原则,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关系。在重视选择投资项目、准确了解和掌握当地法律的同时,还必须高度重视宗教在当地的社会地位和影响,熟悉宗教是如何影响当地人的行为和生活的。“一带一路”不仅仅是资金和项目的投入,其中也交织着与当地软文化宗教因素的碰撞,我们不能忽略这一点。

2、树立尊重宗教情感的意识。在宗教传统氛围浓厚的国家,宗教极大地影响着人的行为和思想,并深深地融入到他们的生活方式之中。据说,国内一国企投资南亚某国家,因所需土地为当地老百姓的佛教用地,当地人不同意用来开发建设,结果项目无法开工。类似这样的案例,不是资金问题,也不是法律问题,而是宗教问题。宗教的构成要素主要包括:宗教教义、仪式、宗教情感、行政管理、组织机构等。其中的宗教情感是需要被尊重的,若是伤害了宗教情感,就会影响双方的合作,甚至造成关系破裂。在尊重宗教情感和经济投资二者之间,我们要学习将宗教宽容放在经济投资首位的意识。

3、学习遵循宗教规律来处理投资项目中的宗教问题。很显然,政治与宗教分属于不同的社会领域。但从社会历史发展来看,二者又常常交织在一起。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用政治方法来解决宗教矛盾,常会掩盖问题,难免留下遗憾。我们应当尊重宗教自身的规律,遵循宗教规律来解决经济投资中的宗教问题,才能保持与当地企业和人民的良好的沟通关系,在与经济强国的投资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

4、弥补宗教通识教育之不足。在我国的国民教育体系中,宗教的通识教育是空白。宗教的通识教育是指,关于宗教的简单、客观的知识介绍,不是宗教学,或者宗教教义。倡导宗教通识教育,并不违背我国宪法关于宗教不得干涉教育的规定。宗教与教育相分离,是为了避免宗教控制教育,这是我们应当遵守的。宗教通识教育能够让我们了解和学习宗教的常识性知识,帮助我们在与宗教传统国家打交道时,对其宗教传统有个基本了解,不再幼稚无知。因此,可以对对外投资企业进行宗教通识教育培训,补充宗教常识性知识之不足,使我们的企业既能选对投资项目,拥有过硬的技术,熟悉当地的法律,又能通晓当地的宗教习惯,确保“一带一路”战略稳步推进,实现战略目标。(作者系民进会员、市政协委员东北大学文法学院教师 )